澳门十大线上正规平台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世间从不缺那一扇扇温暖的窗
时间:2020-05-21    来源:十大老品牌网赌信誉平台

 

一位作家朋友送我一本鲁迅文学奖得主叶舟的短篇小说集《兄弟我》,言其小说可用“四度”概括:看上去有生活的高度,读进去有文学的深度,融入后有烟火的浓度,合卷后有感人的温度。怀着一颗好奇心,抗疫宅家期间,细读了《兄弟我》之后,兄弟我,信了!

 

这本集子,选取了其发表在《十月》《人民文学》《天涯》等文学期刊的十个短篇,有《兄弟我》《星月夜》《三拳两胜》《汝今能持否》《蓝色的敦煌》《在热烈的掌声中》等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《兄弟我》,使其第二次斩获十月文学奖。

 

《兄弟我》中,一家搬迁新区的石化企业遗留的大烟囱急需爆破,五十年前亲手箍起这个烟囱的工人王麻、冯彬文、陈劳辛等恋恋不舍,铤而走险“对抗”爆破。既是对“自己生的孩子”离去的不忍,对自己曾经火热的青春的追忆,更是对为建造烟囱而付出生命的那位技术工人——“兄弟我”的深情告慰。

 

《汝今能持否》中,退休老汉陈丙君为了跟因误会而老死不相往来的女儿和好,与三个老伙计合演了一出“诈死”闹剧。他以为女儿听到他“已到弥留”的消息后,应该会前来“见最后一面”,却不知女儿也正在自己一地鸡毛的境遇中挣扎。而当他正因之失望痛伤,不慎将父女唯一的合影掉在地上、磕在路肩上的时候,亲情却不期而至。

 

文需简洁方出彩,语出精当更妙极。叶舟小说的语言很是讲究,短简,明快,写人状物,善作白描,像高明的狙击手,但凡一枪能够解决,绝不浪费子弹,寥寥几字,就把人物的神态、心理勾勒出来。左军见到陈燕子后心绪复杂,“摸出烟,慢慢喂火”,“心里趔趄一下”;王跌果连吃了三天的番瓜包子,“胃里肃杀极了”;朵芸饿极,“一个空虚的饱嗝在嘴里破了”;贾红肥胖,“笑得两只眼睛成了牙签”;朵芸情绪急骤变化,“身体里的潮汐一干二净了,出现了一片焦山渴水,仿佛荒凉的戈壁滩一样”。风,“像一个踉跄的家伙,跑了进来”……他的语言变幻多姿,亮点纷呈,类似《欢乐喜剧人》第四季总冠军贾冰小品中的包袱,密集充分;又如阻击阵地上的机关枪喷出的交叉火力,源源不断。

 

叶舟的小说耐读耐品、魅力潇洒,不仅仅在于他的语言生动自然、细节准确传神、叙事凝练深邃,更在于他敢于关注市井凡夫真实的团麻生活,善于揭示底层众生多舛的情状命运,勇于挖掘布衣平民高尚的道德情怀,体现了一个小说家的使命和担当。洋洋21万言,翻阅虽不难,释手却不易。

 

其实,真正楔入我内心的,还是叶舟小说作品里传达出人与人之间真诚而朴素的情感。比如王麻、陈苏辛等对甘苦与共的“兄弟我”的缅怀,马骥怕他们老胳膊老腿儿爬高上低遭遇不测,自己花钱雇人偷偷搞定烟囱。比如王旗、牛福田为了帮陈炳君与女儿和好,献智出力,极尽谋划;左安拿出数十万元无私帮助儿时伙伴陈燕子买房安居,即使自己几近破产,也从没想过对方报偿……

 

当然,读完《兄弟我》,我并不关注其作品到底有哪“四度”,我想说,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;鱼若乐,安知子之伤。人生在世,各人有各人的生活,无需要求他人感同身受,但在现实生活中,每当一个人愁肠百结、痛不欲生,甚或一个小家大家突发危难、一筹莫展时,你的身边总会有无数个平凡的“兄弟我”施以援手、予你玫瑰,用他们真诚的心和高尚的品格,为你打开一扇扇温暖的窗,让你在暗夜里感受月色、从风雨中扑向阳光。
Baidu
sogou